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条黑色蕾丝胸罩挂在衣柜的最显眼的位置,胸罩的两侧还各挂着一条肉色丝袜。

    丝袜小巧玲珑,明显是小女孩穿的。

    林小川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突然间不想找回记忆了,就算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总比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这些龌蹉事强吧...”

    片刻后,林小川才重新收拾好情绪,他从衣柜里取出一套睡衣,然后下了楼。

    伊浅音依旧趴在客厅的餐桌上,但不见了张美丽。

    “你同学呢?”林小川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说想回家,我就让颜姐送她回去了。”伊浅音无精打采道。

    “颜姐是?”

    伊浅音起身看着林小川,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林小川倒是被看的有些毛骨悚然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失忆了?还是你的新套路?”伊浅音眼神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人际关系是完全不记得了,呃...”

    林小川突然想起脑海里那句刻骨铭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川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虽然完全不记得那人是谁,但想起这句话的时候,林小川还是能感受到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看来自己深爱过一个女人,可是,她究竟是谁呢?”

    想不起那个女人的模样

    “喂?你还想说什么?”这时,伊浅音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林小川轻轻摇摇头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他看着伊浅音,又笑笑道:“没什么。只是感觉失忆也不错,至少能忘掉一些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谁料,伊浅音闻言,脸瞬间黑了:“你的意思是,你对我曾经做出的种种无耻行为,忘掉了,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林小川无奈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要我对你负责吗?”

    伊浅音:...

    “混蛋!你想什么?谁让你负责了。果然是‘江山易改本性难移’,你就算失忆了,或者下辈子投胎了,还是一个混蛋!”

    林小川微汗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女人是真的讨厌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是没告诉我颜姐到底是谁?”林小川想起什么,又道。

    “苏颜。主要负责照顾奶奶,偶尔也会兼职做我们家的司机和保镖。”伊浅音虽然很不耐烦,但还是给林小川作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哇,保镖啊。”

    伊浅音瞅了林小川一眼,又道:“本小姐出于人道主义关怀稍微提醒一下,你可千万别再次招惹颜姐。上次,你摸颜姐的屁股,要不是我们替你求情,你早就被颜姐打的半身不遂了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道:“颜姐是女子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,曾经拿到过某军团女兵格斗大赛的冠军,你最好还是别去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林小川听着额头都渗出一丝冷汗。

    “自己到底还做了多少孽啊!嗯,对了,浅音,照顾奶奶为什么要选一个退役女兵啊?”

    “能当保姆,还能当保镖,而且,只拿一份的工资,多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...”伊浅音顿了顿,又道:“奶奶患有老年痴呆,需要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去陪伴她,这能延缓,甚至改善她的老年痴呆症。颜姐很擅长照顾老人。颜姐和奶奶并不住在这栋别墅,而是住在别墅后院的一栋平房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